•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报刊摘萃

专访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主任罗超毅

时间:2016-8-19 9:56:04  作者:罗会清录入  来源:中华罗氏传媒网  查看:114  评论:0
内容摘要:裁判,不是失利主因专访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主任罗超毅发布时间:2016-08-19 07:30:11 来源:罗氏传媒网8月9日,裁判陈德康在比赛中执法。当日,来自中国江苏省的裁判陈德康亮相里约奥运会曲棍球赛场,执法了男子小组赛英国队与巴西队的比赛,陈德康也因此成为中国首位执法奥运...

裁判,不是失利主因

专访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主任罗超毅

 

发布时间:2016-08-19 07:30:11    来源:罗氏传媒网 

 

专访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主任罗超毅

 

    8月9日,裁判陈德康在比赛中执法。当日,来自中国江苏省的裁判陈德康亮相里约奥运会曲棍球赛场,执法了男子小组赛英国队与巴西队的比赛,陈德康也因此成为中国首位执法奥运会曲棍球比赛的男裁判。今年44岁的陈德康在国内从事曲棍球教练工作,曾获得奥林匹克级曲棍球裁判证书。新华社记者王毓国摄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8日体育专电(记者 卢羽晨、张薇)在中国体操队以零金牌结束里约之行后,他一度哽咽无语、潸然泪下。不是为别的,只因为中国体操队这次的表现是32年来参赛奥运的历史最差。自1984年参加奥运会以来,中国体操队还从没有一金不得的经历。

  情绪平复后,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罗超毅接受了新华社专访,逐一剖析中国体操“断崖式”下跌的幕后种种。

  问题一:裁判,真的是失利主因吗?

  体操是打分项目,历来都容易被“人”的因素干扰。这次里约奥运会,有一些中国体操界人士质疑裁判故意压分。

  罗超毅对此表示,在奥运会体操预赛、团体决赛、个人全能、个人单项等比赛里,每场比赛的裁判都不是同一批人;赛后,技术委员会也要对每场裁判执法重新评分。

  “假如同一套动作在这么多场比赛里,都没有办法得高分,那么问题应该不能简单地归结于裁判身上,应该还是从运动员自身找起,从编排找起。”

  罗超毅说,从中国队、日本队等经验来看,普遍而言“黄金一代”其实也是通过两到三个奥运周期的磨炼才达到巅峰,核心人物是依靠着全能选手,因此对于目前这支年轻的中国体操队来说,未来的路还很长。

  “自从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体操队交替了三批运动员。现在这支队伍是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后,才逐渐调配形成的,男女队只有张成龙一人有过奥运经验,所以都非常年轻,也很有潜力。”

  世锦赛高低杠冠军范忆琳此次爆冷无缘决赛后,中国体操协会旋即正式致函国际体操联合会,要求重新调查此事。

  “在技术委员会打分后,国际体操联合会又根据录像组织了一次独立打分。可是发现,确实那套动作的分数是没什么问题的。”

  罗超毅说,当然早晚场有分差是客观存在的,他表示,会继续向国际体操联合会递交建议,共同探讨通过采取交叉排组等方式,来尽可能解决早场压分、抱团打偏分等难题。

  问题二:中国体操队该如何打“翻身仗”?

  提升能力、加强交流、科学赛训、加强国际话语权,是他这阵子一直思索的竞技体操初步改善方向。

  首先,是提升能力。雅典奥运会后,体操规则发生改变,难度由满分10分改为上不封顶。中国队迅速抓住机遇,在北京奥运会实现“九金辉煌”,其他队伍此后也恍然大悟,不断追赶提升难度。时至今日,体操运动的难度已经是向人类极限挑战了。

  如何在追求难度的同时保障好完成质量,如何采取更科学的动作编排,如何保障运动员更科学地训练,如何在比赛时把握好自己的内心……罗超毅表示,中国体操队要更专注地追求能力上的完美。

  “我们要适应规则,从这次看来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国际评分要求,所以对训练要点和要求也许走岔了。不光要有难度,还要有质量,同时要充分展示自己的表现力。”

  其次,是加强交流。

  罗超毅表示,现在中国体操界内部机制还不够完善。他认为,应当让高水平国际裁判从打分角度更多地参与编排设计,及时将国际体操联合会的打分标准与训练结合,做到请进来、送出去。

  “不光是要请中国裁判,同时也要多请欧美裁判,让他们来仔仔细细地告诉我们,到底我们现在的扣分点具体在哪些方面、哪几个动作。同时也要积极走出去,让国际裁判了解、熟悉我们的技术。”

  加强裁判员、教练员的人才队伍建设和培养,也同样刻不容缓。

  再次,是科学赛训。

  “以往我们每个大赛都动员、都强调、都重视,到了奥运会整体‘调门’就更高一级;而别人其实都是通过比赛进行训练、调整,最后到了奥运会再加一把狠劲。”

  罗超毅反思说,或许,应该换个角度看待整个奥运备战周期,合理定位、科学安排,按照体育规律发展配置整个队伍。

  最后,是加强国际话语权。

  在日本奥委会下属的国家训练中心,有一门课程叫“国际组织领导人培训营”。课程目的有一段这样的描述:“希望这些领导人能够在各大国际单项组织及赛事里发挥重要作用。培养的毕业者,应当加强日本在国际体育组织里的表现,维护日本的体育利益。”

  罗超毅表示,体育外交是非常特别的。日本有国际体操联合会执委正在竞选国际体操联合会主席一职。在体育机构里,主席是很有威望的;其次,是男子技术委员会主席及女子技术委员会主席,手握任命或调配裁判等大权。此外,话语权还涉及到规则制定和修改等方面。

  “我们之所以要争取国际话语权,不是要争取自身利益,只是要有维护公正公平的能力。”

  问题三:体操“困境”如何解?

  根据中国体操协会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内地注册体操运动员人数约为3000人——在美国,这个数字要再乘以30。而据美国体操协会统计,在美国,参与体操运动的有500多万人。“每年大大小小的体操比赛有4000多场,我们现在全国及地方比赛一年才50多场。”罗超毅说。

在日本,从幼儿园小朋友到公司白领,再到老年人,日本人似乎在每个年龄段,都能在自己喜欢的项目上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接受专业的培训,然后再通过赛事进行切磋。

  中国体操协会目前正在极力推进“快乐体操”计划。在罗超毅的脑海里,这个计划有个壮阔的蓝图。

  “体操是基础项目。从小接触体操,把灵活度、柔韧性、反应能力等等技术都提高了,身体强健了,以后参加其他运动也不容易受伤。所以,‘快乐体操’首先是为了全民健康,其次是帮助所有体育项目打基础,最后才是为了我们竞技体操的那点人。”

  他算了一笔账:按照3岁上幼儿园来算,目前幼儿园的这一代到了2028年奥运会“正好可以接得上”。

  “按照现在传统体校、体工队模式的人才存量,估计只能勉强撑到2024年。”罗超毅表示,随着社会发展历史进程推进,体校能招上来的人越来越少,中国竞技体育又到了改革期,面临的挑战格外大。

  罗超毅想,如果孩子们通过“快乐体操”培养起了兴趣,体操人口一多,自然就有俱乐部、裁判、教练员等体操从业者的生存空间。现在中国学龄前儿童总共有1亿,“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随着这批孩子长大,再逐步加强小学、中学甚至大学的校园体操建设。

  有了群众基础,再加上金字塔最顶尖的精英体育,罗超毅相信,中国体操一定能够重拾往昔辉煌。

 

   

 

    编辑:罗会清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5-2020 www.zhlswhw.net 【罗氏文化网】

主办:罗氏宗亲联谊会 承办:豫章文化研究院 总顾问:罗河胜 

编辑:罗元 … 电话:(0)134 3536 5888(罗元) QQ:251547599

联系地址:中国·广东省河源市旺福路三号天正花园岭南设计院 邮编:517000

粤ICP备170852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