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族谱通史

罗魁鑑避乱于蜀的“甘州兵变”考

时间:2019-5-16 14:33:11  作者:罗中兴  来源:中华罗氏文化网  查看:1539  评论:0
内容摘要:据彭水与长寿民国十一年合修《九柏公谱》、2018年《渝彭罗氏魁鑑祀孙九章公支谱》等谱所载“明嘉靖工部侍郎罗魁鑑入川督办皇木,逢甘州军乱,避乱于蜀,落业于四川省酉阳州彭水县城一百二十里外郁山镇南京街”,从这句话可知:入川始祖罗魁鑑避乱于蜀的时代背景和原因应该是“甘州兵变”,那么什么是“甘州兵变”,根据有关文献归纳整理还原“甘州兵变”的来龙去脉

入川始祖罗魁鑑避乱的时代背景“甘州兵变”考

作者:罗中兴

罗魁鑑避乱于蜀的“甘州兵变”考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清同治彭水罗氏族谱》、彭水寿十一年合修《九柏公2018《渝彭罗氏魁鑑祀孙九章公支谱》等谱明嘉靖工部侍魁鑑入川督皇木,逢甘州,避于蜀,落于四川省酉州彭水城一百二十里外郁山南京街”,可知:川始祖魁鑑于蜀代背景和原因应该“甘州兵”,那什么是“甘州兵”,根据有归纳整理“甘州兵”的去脉如下:

 

  嘉靖元年元月,嘉靖帝于可以使用自己的年了。新年之始,嘉靖帝到奉天殿接受文武百官和朝使臣的拜,嘉靖朝局十分利和,嘉靖帝也很是高

    ,接受新年拜不久,朝廷便接到自西北地的加急奏:甘的守士兵叛了!史称“甘州兵甘州:今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为当时的甘肃首府。

  ,甘肃镇有三大高官。首先是兵,他可以直接统领士兵打仗;其后是巡运筹帷幄,制衡和指挥总兵;巡之后是守太,代替皇帝和朝廷督巡。三人在一起,各有限,相互督。系要是理得不好,免一山容三虎。而甘州兵,正好是源于三者之的矛盾。甘肃镇总兵李隆,向不好。正德朝,李隆曾在江西上饶镇压农民起不到民起义军,便无辜的百姓“充”。时间,民情慌,老百姓出一段民“莫遇李隆,宁逢王浩八。见贼可生,见军必定”王浩八即是民起义的领袖,可见老百姓并不怕农民军,反而怕李隆的官军。

  既然有这样的“前科”,可见李隆这个人是没什么道德下限的。后来,李隆因为“军功卓越”,被提拔为甘肃镇总兵,领有重兵,权势隆重。甘肃镇士兵的军饷主要靠朝廷供给,因为以当时的农业生产水平,想在甘肃这个土地相对贫瘠且周边时常有战事的地方屯田自给,还是有难度的。

然而,朝廷拨下来的军饷,以及从陕西等地方运来的粮食,并没有足额发放到士兵手中。一是很多士兵因为将帅剥削,都逃亡了,但是发粮饷的名单里还有他们的名字,发的粮食被高级将领侵占了;二是即便是没有逃亡,朝廷发的军饷,将帅也会以各种理由克扣。

   所以,到头来,士兵的生活未见改善,反而被将帅拉去干私活,而将帅则囤积了大量粮食和财富。总兵李隆就因此发家致富,囤积了大量粮食,准备等个好时节,把粮食高价变现为银子。但是新任甘肃巡抚许铭的上任,使得李隆的美梦破碎了。

    德十六年是个丰年,市场米价低,甘肃为军管区域,米价主要跟着甘肃镇的需求走。新任巡抚见丰年米贱,便把普通士兵的月饷降到了三钱三分。困苦的普通士兵本来想,借丰年时用自己的薪水多买点米屯着。可许铭的举措,显然让普通士兵非常不满;而李隆本来就囤积了很多粮食,想借此变现,这下士兵收入下降,没钱买米,李隆囤积的粮食也放在那卖不出去,慢慢变质,弄得他也很生气。眼看群情激昂,李隆觉得民心可用,便鼓噪士兵去到巡抚衙门请愿。所以某天,士兵们操练完之后,齐齐赶到巡抚衙门口。许铭没料到,士兵居然敢聚集起来给自己施压。面对士兵加饷的要求,许铭并不妥协,甚至命人逮捕领头请愿的几个士兵并施以杖责。这下,士兵被彻底激怒了。本来就快没钱吃饭了,新来的巡抚不仅不体谅民心,反而降低了自己的月饷。士兵们怒从中来,一哄而上,抓住许铭就是一顿打。守太监董文忠见到巡抚被打,连忙上前劝解,试图挡住士兵,然而也是徒劳,被士兵直接拖到了门外。董文忠见众怒难平,自身难保,便逃跑了。

    之后,董文忠又把许铭的儿子带到了自己的家里避难,使得许铭的儿子幸免于难。士兵群殴许铭,七手八脚地就把许铭打得奄奄一息了,但是士兵们还是不解恨,便举火焚尸,也说不清许铭是被打死的还是被烧死的。

   兵变的士兵杀死许铭后,便四处劫掠,先是烧了巡抚衙门和许铭的住所,之后又洗劫了兵器库和银库,释放了监狱的囚犯。一时间甘州城大乱,失去了控制。怒火在蔓延,时局在失控。李隆虽然鼓噪士兵前去给许铭施压,但本意并非是要促成兵变和甘州城混乱,说白了,李隆是想借士兵们给许铭施压,让许铭不要影响自己发财。但显然士兵比李隆更加愤怒,因为减少月饷,李隆只是损失了一些非法得利,而广大士兵却是生活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影响。处于社会下层的低阶士兵,一旦起来反抗巡抚这一最高长官,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毕竟李隆很多财产还在甘州城,眼看兵变造成的混乱即将影响到自己,李隆便赶紧从幕后走到台前,拉着镇守太监董文忠和他一道维持局势。他先是亲自找到兵变的头领,努力劝说,让他们不要继续作乱。同时,把从外地运到甘肃镇的银子全部分给士兵,还把仓库里的粮食发给士兵,作为嘉靖元年的月饷。

    普通士兵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有饭吃,见到自己目的差不多达到了,便息兵了。李隆见局势趋稳,便让军队分散驻扎,命令不得轻举妄动。而李隆又怕自己鼓噪士兵给许铭施压的情形被人知道,便命人抓了兵变的带头人王礼、罗月等人,不等朝廷的指示,便将这四个人斩首示众了。可以说,李隆借了士兵之手惩罚了许铭,又借兵变的罪名杀了这些带头人,真的是“狡兔死、走狗烹”啊。

  等到甘州由乱转安,李隆便想着如何脱罪,之后胁迫镇守太监和他一起,捏造称许铭在甘州因为酷政被士兵杀死。但他也知道,自己作为总兵多少要负点责任,便同镇守太监一起上奏朝廷汇报兵变情形和经过,强调自己在兵变后的功绩,同时也假惺惺地请求朝廷处分自己。

接到奏报后,嘉靖帝和杨廷和不知实情,不敢轻易处分,便让李隆和董文忠戴罪立功,做好善后工作,并派人前去调查。

   可纸是包不住火的,更何况董文忠私下也怀疑李隆是幕后主使。所以,还没等朝廷的人到达甘肃,便从西北传来李隆是兵变主使者的消息,待朝廷调查人员到达,经询问董文忠和实地审查,发现李隆脱不了干系,便把李隆抓捕起来了。一两年后,李隆在京师被正法,大坏人终于落了个悲惨结局。

   但是这一兵变,却不小心影响了明朝的国运。

 首先,甘州兵变之后,明朝兵变频发,士兵们对兵变习以为常,甚至把兵变当儿戏,说干就干。例如嘉靖朝的两次大同兵变,当时的官员就说了,甘州兵变的发生为大同士兵兵变树立了标杆,只要士兵觉得自己被压迫、利益受侵占,那么就要坚决起来用武力反抗。

  另外,甘州兵变巡抚被杀,开了兵变杀害巡抚的先例(之前也有巡抚被杀,但属于藩王叛乱),士兵们对朝廷命官十分不屑,只要朝廷压迫我,触底反弹的士兵就会死磕。所以,嘉靖朝两次大同兵变时,大同巡抚张文锦和总兵李瑾先后被杀,之前高高在上的官员已经不再为士兵所畏惧,朝廷的威信也是一落千丈。

  其次,改变了明朝西北地区的局势。许铭被杀,新的巡抚也上任了,新巡抚叫陈九畴,曾长期在甘肃镇担任高官,正德朝时曾逮捕和杀害过西部边疆部落土鲁番部的使臣,土鲁番的君臣把陈九畴当做死敌。

   因为甘州兵变,陈九畴上任新巡抚,使得土鲁番认为这是明朝对土鲁番强硬的标志。而陈九畴也从不掩盖自己对土鲁番的不信任,反对同土鲁番通贡互市。正德朝时,一个叫写亦虎仙的哈密首领,因为同土鲁番串谋,被陈九畴发现并抓捕。后来在陈九畴的建议下,明朝处死了虎仙及其家人。这一点让土鲁番大为光火,加上土鲁番向来跟陈九畴不和,便于嘉靖三年发兵攻打甘肃镇。虽然明朝最后抵抗住了进攻,但是甘肃镇在此次战争中损失严重,城池被毁,民众被杀。后来,首辅杨廷和及陈九畴的政敌桂萼等人上台,开始清算陈九畴和杨廷和的问题,发现陈九畴对土鲁番的敌视和强硬导致了土鲁番的进攻,还发现陈九畴虚报战功,所以因病退休的陈九畴又被朝廷抓了起来。

  如此看来,当年一个不太起眼的甘州兵变,对后来明朝发展带来深远影响。同时也影响了始祖罗魁鑑本人及家人的命运,从兵乱中可知,魁鑑公,带的兵也不听他命令,才不得不避乱,丟兵而离走,使得魁鑑公无法完成为明朝置办皇木的任务。估计是皇木被乱兵所劫,或者是盘缠被抢,或二者兼有,一家人性命难保。魁鑑祖想到这时候只能尽孝,不能尽忠了,于是带着自己的父亲罗守义公和子侄们(子,由财、由存、由彦,随父亲魁鑑入川,由庚、由命、由艺,年幼留赣;侄:如德守礼之孙,魁悟之子,魁鑑侄子,随魁鑑入川筹运皇木,时逢军乱困于郁山南京街

)亡命天涯,守义公在逃难途中不幸去世,草葬于南充枫垭岭,魁鑑祖及子侄们最终于四川省酉州彭水城一百二十里外郁山南京街,此后子孙在此生根发芽,枝繁叶茂,遍布川渝两地。

魁鑑祖之十四世孙 罗贵明

魁鑑祖之十六世孙 罗中兴

公元2019 初夏

 

主要考文

[1] 严从简.《殊域周咨.台局,1969

[2] 徐.《朝典.台局,1986

[3] 官修.《明世宗实录.台究所,1983

[4]邓涛《明代兵折点——嘉靖朝甘州兵

[5]崔云《明嘉靖初年甘州兵变简论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5-2020 www.zhlswhw.net 【罗氏文化网】

主办:罗氏宗亲联谊会 承办:豫章文化研究院 总顾问:罗河胜 

编辑:罗元 … 电话:(0)134 3536 5888(罗元) QQ:251547599

联系地址:中国·广东省河源市旺福路三号天正花园岭南设计院 邮编:517000

粤ICP备170852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