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寻根问祖

寻根问祖三地行

时间:2020-11-17 20:00:00  作者:罗正文  来源:罗氏文化网  查看:2334  评论:0
内容摘要:寻根问祖三地行(修改稿)罗正文二0二0年国庆节,时逢中秋,双节合一,喜上加喜,举国同庆!多数人幢憬着携家带口,游山玩水,偿鲜赏色,放松自己。我却筹划着去寻根问祖?追溯到我之上二十代祖宗都是不安守现状,迫于生计东走西行,要么避难逃荒,要么为官经商,终究不得消停。 “人挪活,...
寻根问祖三地行
(修改稿)

罗正文

寻根问祖三地行

    二0二0年国庆节,时逢中秋,双节合一,喜上加喜,举国同庆!多数人幢憬着携家带口,游山玩水,偿鲜赏色,放松自己。我却筹划着去寻根问祖?
    追溯到我之上二十代祖宗都是不安守现状,迫于生计东走西行,要么避难逃荒,要么为官经商,终究不得消停。
   “人挪活,树挪死”。祖宗们主动或被动挪动着脚步,适应各种险恶环境,长于在夹缝中求生存,为子孙们留下了无穷的智慧。祖宗们还把爬山涉水,披荆斩棘,耐劳吃苦,无私无畏,意志坚强的优良基因遗传给了子孙。
    因此,由于子孙们天各一方,散居异地,也为盛世下寻宗问亲,撰修族谱带来了许多困难和麻烦。但事得做,路得走……。从十月二日至十一日,我们绫公十世祖永宦(重庆壁山开基祖改名罗成文)寻亲团分别下重庆壁山;赴广东五华、兴宁;走江西南康、遂川等地寻宗访亲。每到一地,亲情满满,使我们倍感亲切!
寻根问祖三地行

之一,下 重庆
    十月二日,我同二弟正荣天微微亮就起床,七点钟不到就从贵阳出发驱车桐梓。在桐梓县城等着的四弟正刚,五弟正强于十点钟前上车一起去重庆壁山丁家镇进行又一次寻亲之旅。
    我爷爷是一九二五年左右由重庆壁山丁家迁徙到贵州桐梓花秋龙井沟的,这也是我的出生地。
    绫公十世罗永宦(重庆壁山丁家开基祖,另编字辈改名罗成文)从广东长乐(现五华县)于雍正年间迁徙到丁家镇。成文公以下六世祖坟由于各种原因,每棺祖坟都遭人为破坏。令人发指,极为气愤!经弟兄叔侄集资,于二0一八,二0一九两年清明节重修一新。祖坟修毕,家人们又议定要修谱,我又主动挑担。此活不轻松,收集资料非常难。我支兄弟叔侄有的文化低,写不成字,不会玩微信;有的工作忙没及时办,但值得庆幸的是没人反对!没人刁难!
    为增强族谱的完整,我同二弟罗正荣于二0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专程去广东五华潭下寻根问祖。带回五华《豫章罗氏族谱》复印件,并写出了《寻根》,《问祖》,《归宗》等心得发在群里。把绫公以下至我辈十八世基本厘清。我整理资料时发现,自从重庆壁山丁家开基祖罗成文(五华谱名永宦)公以下多位祖宗记载不祥,其后裔谱无记载,下落不明。例如,爷爷四个兄弟中三爷爷罗光清的下落我们于二0二0年四月才从贵州赤水丙安找到其子孙情况。曾祖父辈四兄弟又有老三罗应陞公不知下落。我们兄弟四人十月二日去重庆就是奔着寻我们的三曾祖父应陞公下落去的。
    一九八一年我在解放军武汉通信学院上学时,利用暑假去重庆壁山丁家佛耳大队二爷爷的儿子罗宗文大叔家。他带我去当时已八十三岁的罗正寿大哥家抄族谱,又带我去拜谒了开基祖成文公墓地,还给我介绍了三曾祖父应陛公有个孙子叫罗宗明,家景殷实,是我们族人中唯一的划成地主成份的,已去逝,遗有妻子及一子一女,子罗正科,天资聪颖,人很帅气,遗憾的是因车祸英年早逝。女罗正杰在丁家供销社百货门市上班。
    宗文大叔边说我边听直往心里去。几天后,我该归校了,宗文大叔之大儿子正华弟送我去丁家坐汽车到重庆,我两哥弟专门去罗正杰小妹的百货门市部。正杰给我的印象是口齿伶俐,动作麻利,长得美丽。因为是赶集天,她忙得很,没容多叙,我们只好告辞!
    这次修谱,整理资料时发觉还差三曾祖父应陞公支。我想起宗文大叔的话,很遗憾!八十七岁高寿的宗文大叔两年前因脑梗失语。我把联系罗正杰小妹的事交给堂弟罗正光(现任丁家供销社主任)。
     经正光与正杰联系,约好十月三号上午在丁家供销社正光的办公室见面。十点时分,丁家街上雨下个不停,我思量!会不会是蒼天有情泪洒丁家,以此倾诉亲人们近在咫尺,却离散多年,互不相识的酸苦!也许会是老天爷有眼,见我们亲人相聚之喜,一同流出幸福的热泪……!
    一会儿,楼梯响起脚步,我想定是正杰小妹来了,果真一位身着红衣,风姿绰约的中年女子出现在眼前,是的就是正杰,我站起来打量着说,正杰你还是当年那样年轻漂亮,正杰回答,我是一九五四年生的,都已经老啰!大家坐定,正杰拉起家常,她说父亲去世较早,母亲尚在,才过百寿宴,独生女儿在重庆上班,女婿是重庆市下面一个海关副关长,我与丈夫都退休,小家庭还算幸福!但是闲暇时想到自己没有一个娘家人,特别是听到一些风凉话时,感到一丝丝的心酸与无助!正杰接着说,要特别感谢自己老公杨武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丁家供销社主任,是堂弟罗正光的老上级)。武国听正杰说自己有一个伯父解放前去贵州遵义,至今音讯全无时,武国多方打听,硬是通过遵义电视台寻亲拦目找到了正杰的叔伯哥罗世荣,五年多来往密切。
    说话间,正杰掏出一本由罗世荣整理的几代人的生庚手抄本,小本上记有我支移居重庆丁家后编的十六个字辈,"成传国发德应光宗,正福元品香辉智庆"。情况吻合,我按正杰提供的号码,向在遵义的世荣哥通了电话。由于我们十月四号还要去广东,三日下午还要赶回贵阳,只能长话短说。我们兄弟四个正准备去丁家马坊看望罗宗文大叔,突然接到正杰妹来电话,她说她先生杨武国从壁山城区出发去丁家,一定要同我们见面,并安排我们在丁家街上吃午饭。这下为难了,马坊场宗文大叔家的弟弟妹妹们准备好饭菜等着我们去,这边正杰,武国夫妇两安排午饭,权衡一下,我们决定留下等武国到来。十一点半左右,武国来到正光办公室。
    妹夫杨武国中等个,相貌堂堂,风度翩翩,笑容可掬,和谒可亲。寒喧过后,谈笑风声的武国很自信地谈自己对正杰如何的好,对岳母如何孝敬,否则老人家不可能活到一百多岁,还谈到如何为正杰在遵义寻找亲人……!至此,我不得不为武国这样与我同岁(一九五三年生人,属蛇)的罗家妹夫、女婿肃然起敬!
    武国、正杰准备了两桌丰盛的重庆火🔥 锅,席间,正杰夫妇频频与亲人们问候祝酒,不停地给客人挟菜,大家有说有笑,十分惬意,好一幅火锅蒸腾,亲情满满的聚会场面……!
    我们还要赶路,只好与正杰、武国夫妇告别,他们俩冒雨一直送到停车处,车开了,我回过头去,他俩还在不停地挥着手……!
                                     

寻根问祖三地行

         
之二,赴广东
    十月三日下午三点,我们四兄弟加上堂侄罗福全,宗文叔家四儿子罗正元一家。二个车同时从丁家马坊桥向贵州桐梓进发,轻车熟路,驾熟就轻,一路顺凤,于下午五点二十到桐梓县城娄山关镇。正元弟连家都不回了,提起背包转到我们车上,钻进驾驶室开起车就跑,我们四叔侄(正文,正荣,正刚,福全)偷了个闲,趁机打起瞌睡来了。晚上八点半回到贵阳,已等候多时的七八个医生朋友们还等着我们吃饭,席间,有的说医德,有的话医技,有的吟诗赋辞,谈笑风声,犹未尽情,不知不觉又到了晚上十一点。因为第二天我们要去广东,只好散席。
    十月四日早晨六点三十分,我与正荣、正元弟及福全侄又驱车沿着厦蓉高速冒雨前行。在贵阳至都匀期间,大雨瓢泼,雨刮器都不顶用了,我们只能减速跟着别的车走,好几处下坡路落地雨变成了河沟,车轮把水溅出一米多高,又奇又险!
    从贵州榕江始,天气好了,车少速快,不知不觉到了桂林,车多起来了,有三辆分别为贵D,川R,粤B字头的车如入无人之境,左绕右钻,有时还上救援通道,一点不守规矩。不一会塞车了,约摸半小时后,车流开始挪动,又十多分钟后看见那辆贵D字头的车停在路左边,引擎盖有点鼓,该车5米外一辆贴有实习字样的小面包车屁股凹陷了,傍边一个抱着小孩的妇人捂着右额,可能是轻微脑震荡……!
    缓行近四十分钟,又堵车了,一动不动。人们干脆下车,有的钻树林方便方便,有的嚼着干粮喝着水,我们车上四人边吃着月饼边闲聊,估摸着啥时候到五华潭下老家。车又动起来了,走了五公里左右,看到了那台川R字头的轿车半钭在车道上,几个人焦急地站在车前面,不知所措,我瞟了一眼,真想说造孽呀!
    下午三点多,车流在桂林阳朔境内停下来,不一会,一辆救护车"孤独!孤独……”地拉起警报从救援车道上驶去,肯定是出车祸了,大家只好耐着性子等。过了好久,车流走起,越来越快,只见着一辆救援车将那辆被我们咀咒过的粤B字头的车往平板上挪。
   “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那些开车不守规矩,无视交规,随心所欲,自行其事,是自招其祸,不值啊!!!
    硬是过了去广州的一匝道,车才少了许多,我们的车快了起来,随之天色已暗淡下来,要开车灯才行。导航显示离五华县还有约五百公里,是直达五华潭下?还是住一宿?意见相持,我搞了个折中,继续走二百公里,留三百公里明天走,大家听了我的,因为我在车上是大哥,是长辈!哈哈哈!车在广东英德望埠镇下道,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找一个小旅馆住下来。
    十月五号,我们又起了个早,七点不到我们的车又上汕昆高速,经过三个多小时后顺利到达五华华城运权老师家。运权老师是一个罗氏宗亲事业的热心人,一九九五年参与五华县政协组织的编谱工作,他是豫章罗氏族谱的编撰之一,对五华罗氏分布非常的了解,编完谱后,他专门把五华罗氏分布情况发在网上,并表示愿意为全国从五华迁移外出的族人到五华寻根问祖提供帮助,主动把电话号码放在网上。去年我同二弟正荣去五华潭下寻根成功,没有运权老弟的全力帮助事恐难成,在此,再一次代表绫公后裔向他表示感谢!!
    稍事休息。运权老师与我们同车去大玉枫树湾汉青大叔家。根据寻亲拜祖筹备组安排,下午四点钟前,我们贵阳的,乘飞机先期到梅州的重庆云全、云海坐木友叔的车,南康罗华,罗平,允富,允辉四人乘坐的车先后到达双头镇小学门前的汉根家喝茶吃水果,四点半左右,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绫公(法开)后裔们,乘车往半坡上的祖居地(现在是宗福公后裔们的的常住地)竹头坑驶去。村头“热烈欢迎重庆江西访亲团"大红横幅横跨公路,一会儿鞭炮齐鸣,竹头坑男女老少脸挂喜悦,向远道而来的寻亲赤子频频招手致意,场面热烈,感人至深!热情、人情、亲情味一齐拥上,让我满心浸润着无限的归宿感与自豪感!
    亲人中有好多位是去年四月二十九号我与二弟正荣去五华寻根时见过面的,故人相见,情切分外……!不一会,绫公一德锦一契进一(宗福,宗祿,宗富)三公后裔代表在竹头坑罗氏宗亲理事会理事长伟良、理事汉根、干权的引领下,沿着祖先们走过的路,参观了祖屋,祖栽竹林以及家人们新建的别墅型新居。
    纵观下来,竹头坑是一块不错的風水宝地,谱载宗政、宗福、宗禄、宗富、宗贵五位祖公及其子孙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宗福公十世孙九成,九鼎公曾移居归善淡水,有后裔又回迁竹头坑。真是依依不舍祖宗屋,回家又成守祖人!
    时下,竹头坑宗福公后裔兴旺发达,瓜瓞连绵,心齐風正,共克时艰。宗福公后裔已衍派到绫公二十六世。几年前族亲们集资建了个自来水站,除满足几十户家人用水外,还给周围上百户村民提供饮用水,年收入好几万元,除集资分红外,还提留点钱作为宗亲理事会的活动经费。竹头坑亲人们的作法真算得上是杰作,是聪明之举,福德工程,为我们绫公子孙们做出了榜样,真是令人钦佩,值得大家学习借鉴…….!
    当晚,十多桌的亲人们边吃边叙,情切意满,直到近十一点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十月六日上午九点,近百位宗亲头戴红帽,身着印字黄马夹,分乘十多辆车,从五华县双头镇出发,浩浩荡荡,车灯双闪,令别姓人家投来无比羡慕的目光。
    亲人们在清溪河头埧拜谒了绫公及周氏祖婆的坟墓后,还去寻看了河头埧祖居屋基,老屋基两傍建起了好几幢新房,主人变成了张姓人家!随后大家又去潭下镇南坑村新寨顶拜谒二世祖何氏祖婆墓地,接下来,访亲团还与老家亲人一道拜谒了宗富公,宗祿公,一仕公,万石公,万贵公的的墓地。其余诸公墓地因山高林密,杂草丛生,加之时间过紧,未去拜谒,只能拱手作揖,乞求祖宗愿谅!
    午饭安排在横坑文君家,去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同二弟罗正荣去五华潭下大玉村寻根问祖也是在此吃的中午饭,故地重游,一切都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所不同的是今天人更多更热闹!我们访亲团刚下车,只见彩带飘飘,鞭炮齐鸣,宗福、宗禄、宗富三公后裔又一次相聚,亲热劲自不用说!听说亲人们为迊接这次访亲赤子,枫树塆和横坑的绫公后裔们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割草砍树,修道补路,出錢出力,准备吃住,为我们这次访亲活动提供了极大方便。在此,我们访亲团向亲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十月七号,是绫公二十二世(五华谱记)宗福公后裔卫国老兵家娶孙媳妇,接受卫国夫妇邀请,枫树塆,横坑的亲人代表与访亲团的于上午十一点半准时到达双头竹头坑,大家握手致意,兴高采烈,眼见得帅气的罗家小伙和漂亮的新娘,我的贺词是“百头偕老,永结同心,快出人才,多出人才",新娘新郎满脸红晕,连连点头称是,我情不自禁地哈哈哈大笑起来!
    此方婚俗尤其特别,按说我们远道而去,卫国夫妇盛情邀请,我们又是同祖一脉,送上三五百元是情礼两相,当我与同往的运权老弟商量时,他说,我们这边一般送二百块钱的礼,有可能还是免礼,我大惑不解,只好入乡(回老家)随俗。酒足饭饱后,因为我们下午要去兴宁,只好告辞,上车前运权老师给我们每个人一个小红包,拆开是二百元钱。啊!把我们送的礼又还回来了!运权老弟说这么做叫免礼,即要请,要送,要登,要退。这习俗与贵州这边好多地方送少了就不尽人情,不送不舒服,有的还找借口办酒借机敛财相比,真的是难以理喻!
    七号下午,我们访亲团如期到达兴宁大坪罗氏会馆,会长春才及振强,罗林,志坚等族亲接待我们访亲团的成员,并介绍了有关修谱情况,由于允辉等早两年已与兴宁昭远公大本营的族人们就昭远一友绅(诚绅,友诚谱记不一)一法开(字绫,名盛甲)诸公接位问题有了定夺,让我们少费了许多口舌,真的是省心省事!
    八号上午九点左右,五华的亲人数十人到兴宁大坪集合,头戴红帽,身着“友义播四海,绅名贯九洲"的黄马夹,在春才会长等人的引领下拜谒了昭远公及何氏祖婆墓地。午饭前亲人们进行了简短座谈,春才会长就有关问题作了明确表态;允辉就祖宗接位问题作了介绍;罗氏文化研究热衷者,五华县罗氏族谱编修者,我们这次访亲活动推动策划者之一,五华县华城中心小学高级教师罗运权(洪湖公后裔)就全程参与这次访亲活动谈了肺腑之感!
我作为这次寻根问祖代表作了寻根问祖感言!

现辑此作为本章结尾!

寻根问祖三地行

(上图兴宁大坪镇

寻根问祖感言
尊敬各位昭远公之后,尊敬的运权老师,亲人们大家好!
    天时地运,祖宗佑荫,仙人拨路,佛祖显灵。在国庆加中秋的吉日良时,离散了几百年的友绅公后裔们千里迢迢,驱车劳顿,归心似箭,日夜兼程。在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風景优美,民风敦扑的广东兴宁团聚了。这是新时代宗族观念的升腾!是祖国昌盛繁荣给予我们提供了根本保证。
    几天来,我们渝贵川,赣南康的友绅公后裔代表在五华,兴高采烈,心情舒畅。仰天秋高气爽,举眼綠水青山。座谈交流热情洋溢,参加婚礼热闹非凡,观瞻祖屋心情凝重,拜谒祖墓肃穆庄严。一幕幕画面深印脑海,一桩桩喜事永驻心间。让我们品味到血浓于水的宗族文化,更让我们感受到了情深似海的家族温暖。这是孝道的延续,家风的传承,这是大孝之举,必定感天动地,告慰祖先!
    几百年来,友绅公的后裔们为避难离乡背井,为生存东走西颠,血泪浸透了岁月,沧桑嵌满了双脸!千般辛劳不言痛,万种疾苦腹中咽,坚韧不抜,砥砺朝前,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足印,也派衍了一群群龙飞凤舞的子孙!
    山高难隔思祖心,路遥休断念祖愿!孤雁何日顺利归巢,游子何时手握母腕!是友绅公后裔们数代人的念想,更是他们乆乆的夙愿!
    今天,也就是二0二0年十月八日,友绅公后裔群部分成员,彼此丟开微信视频,面对面相见,内心激动,热血沸腾,握手有力,真诚满满!此时此刻,此方此地,我作为友绅公子孙的代表,向昭远公开基之地兴宁的亲人们送上真诚的祝福,祝你们家庭幸福,心想事成!向你们道一声感谢,感谢你们的精心安排,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也感谢五华,南康的亲人们不辞辛苦,为今天的团聚留下了一份份实实在在的真诚。
    寻根问祖是人的本性,是一种家国情怀,是对家族文化的认同,是飘泊者寻求归宿感,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但是有的时候寻宗者信心满满,遭受的却是不堪入耳的辱言和无端刁难,令寻根者欲哭无泪,苦不堪言,充满着无助与无奈!
    今天,昭远公开基地的亲人们展开双臂,拥抱着友绅公裔寻根赤子,场面催人泪下,大爱洋溢席间,热情驱散了无助,道义赶跑了无奈!让族人间拉近了距离,贴紧了心,为今后的交往开劈了路径,打开了空间。我们五华双头竹头坑的绫公子孙们小时候经常听老人们说,祖上就在兴宁。好多族谱资料显示,友绅公是昭远公之嫡,当年携子偕妣,辗转多处,最终落藉长乐(今五华)青溪。认祖归宗是友绅公后裔们根本想法。但找谁联系,接哪个祖位,开基地的人会接纳吗?一直是我们难解的心结和心痛!今天在春才会长的引导下,来自好几个省市的友绅公后裔代表头戴"豫章堂"红帽,身着"友义播四海,绅名贯五洲"的黄布背心,拜谒了昭远公及何氏祖婆墓地,场面虔诚,感人至深。特别是听了春才会长关于修谱友绅公单列一支,修祖墓时将友绅嵌上的承诺时,更是群情激奋,久鸣掌声。
    今天,一切难题都破解了,一切关系都理顺啦!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更是谁也阻挡不了的时代潮流!
    今天,要为我们是昭远公之后感到骄傲,更要为寻根问祖有了归宿感,成就感为之自豪!
    一家人啦,要多联系多走动。欢迎兴宁的亲人们去重庆,贵州,江西,特别是眼皮下的五华走走看看!加深彼此印象,进一步加深感情!以真诚告慰祖宗!让先灵含笑九天!
    最后祝各位双节快乐!阖家幸福!
    謝谢大家!


之三,走江西


    十月八日中午,我们重庆,贵州,江西访亲团在兴宁叶塘与兴宁、五华的亲人们握手告辞后,绫公十七世木友小叔(是绫公后裔中辈分最高者之一)偕小叔娘驾驶着自已的爱车同我们一起往江西南康开拔。一是拜访移居南康的宗富公后裔;二是去遂川寻找永标,永广诸公下落()三是去湖南浏阳东寻宗贵公之后积富公后裔(建平编撰的《中华罗氏通谱上》有记载),这次国庆节五华族亲聚会,绫公三世契进公五个儿子中有谱祥细记载的四个:宗福,宗禄,宗富,宗贵,单差宗贵公支。为弥补遗憾,我们准备去浏阳东一探究竟!
    木友叔是军人出生,一九七八年底从五华县潭下入伍,在五十五军服伇,七九年初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在部队干了十多年,转业到梅州市民政局工作。由于我曾经是一位军人(一九七二年十一月从贵州桐梓县花秋龙井沟入伍,一九九五年八月转业到贵州省地方税务局),同木友小叔有着许多共同语言,所以我同木友叔同车前往南康。一路上,我们畅所欲言,家事,国事,天下事无所不及。
    有时我隔着车窗眺望公路两边山水,粤赣两地交界处峰峦叠障,沟壑纵横,树深林密,有溪水潺潺,也有河流绕山,怪不得南昌起义失败后的革命先辈们将此作为保存实力的藏身之处之一。
    江西南康的访亲团成员罗华,罗平,罗允富,罗允辉乘坐的车开路,径直将我们带去南康市区傍边的百家姓和谐城。此地好久前允辉发过视频,有点印象。今天身临其境,感触颇深。抬眼扫视,百家"和谐城"天、地、人混然一体,别具一格,数得上是千秋一绝,举世无双。和谐城百姓广场广袤非凡,气势磅礴;挹翠湖碧波荡漾,波光滟潋;百家姓祠堂雍容庄严,金碧辉煌。好一幅盛世美图,恰是东方嘉年华。该景于二00八年始建,三年成型,占地近五百亩,投资一个多亿人民币,算得上投资少,见效快,收益高的民心工程和福德工程。此方此地,此情此景。我不得不为时任南康县的书记县长的远见卓识所折服!比起哪些个升迁一地,想方设法,挖空心思,要么建楼堂馆所,要么拆迁修路,大搞捞钱工程的县长书记来,是何等的聪明!何等高明!何等英明!
    百家祠堂共有108姓认购,布局统一,装修各异,好些姓氏的大门紧闭。来到南康百家姓和谐城,自然要去咱老罗家祠堂。据说,我们罗氏祠堂是由三位罗姓风水师拿着罗盘挑选好几处,最后商定的。有人说,此地一般,我想,这毕竟是政府规化,选址,统建工程。要想"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齐备;峦头理气周全;又符三元三合玄空;更加来水去水合法,绝对不可能!
    走到罗氏祠堂前,首先眏入眼帘的是醒目的门联,"固守宜城豫章汉柏枝叶茂。祖尊火正道德文章世代荣。",门联对杖工整,平仄相宜,卓识远见,寓意深刻。我注目良久……!我们罗氏祠堂每天都开放,长年有人候守,香火不断……!拜谒了祖宗,我们往吃晚饭的地点走去。
    晚饭是罗华(绫公十八世,当过兵)老弟提前给南康罗氏宗亲理事会报告安排的。下午六点半左右,我们到达就歺点,理事会的宗亲们早已等候着,大家坐定后,理事长和我分别介绍一下各自人员。介绍后得知,宗亲理事会的成员悉数到齐,我们广东重庆访亲团一行受宠若惊,惊喜交加,情感交融,对南康的罗氏家人的盛情款待深表谢谢!并将"谢"字注入酒水中,频频举杯,聊表感激之情。在此,我们寻亲团向南康罗氏理事会的全体宗亲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和衷心感谢!欢迎到梅州,贵阳,重庆旅行访亲!
    九号上午九点过,允富,允辉两兄弟又开车陪我们去遂川县下园洞。据五华谱记,绫公八世万英公,万凤公等好几支后裔在遂川县内开基落籍。同属宗禄公之后的绫公十七世现五华潭下枫树塆的汉清(木友叔之大哥)大叔鉴于宗禄公之后留下在祖居地只有区区四家,不免感觉孤单,思亲心切,就将族谱资料发给南康的允辉(宗富公之后)请帮助找一下移居遂川(原龙泉)县永标等诸位祖公的下落。由于路远,允辉不会开车,我与允辉商定,待我们去五华,兴宁寻亲拜祖后一同去遂川。
    由于万英公之子永标公后裔在下园洞立业成家的资料在罗建平编撰的《中华罗氏通谱》上记载较祥细。于是我们三辆车将导航调整到目的地下园洞,下午二点左右,我们的车在下圆洞停下,允辉跳下车,三步两步跑到一位年逾古希正在锄地的老人面前,用江西客家语同老人对话,我焦急得迟一分钟都不能等也下车,脚跟未稳,允辉大声喊我,大叔,这是万英公支永标公后裔。一听有数,我们十来个人操近路走到屋前面。不大一会,大人小孩围观过来,很遗憾,他们大多数不懂普通话,一问摇头三不知!不远处有个中年人走过来,他叫罗传福,我们立即拿岀《豫章罗氏五华族谱》,翻开记有万英公一永标公信息之154页,传福用怀疑目光把我们一行扫视一遍,毕竟,当下骗子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多一点警惕性是必须的,聪明的允辉急忙掏出身份证递过去,传福接过去一看说,你是南康的?允辉说是的!传福顾虑即除,由疑转喜,跑回家中拿出族谱过来,允辉接过翻看,是民国二十八年佐安附进几支罗氏族人合修的族谱上册,都是些上古远朝的老祖宗们的信息,诸如祝融,君用,珠公等。据说该谱有上中下三册,另外两册在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立四新"被红卫兵拿去烧了!这本上册是传福家一位不怕事的长辈隐藏下来的。
    没有我们想要的信息,难免有点扫兴。我们记下传福电话号码,准备离开。不知是谁指着不远处山脚下一处小屋,那是祠堂!喔真的是,既然来了,得去拜谒祠堂中供奉的祖宗,传福陪着我们沿着田埂走过去。这祠堂是万英公后裔中有作为者所建,据传福保存的族谱上载,当年新建时小有规模,因年久失修,破烂不堪,前些年缩小重建,原址依稀可见。祠堂前面有四蹲石旗杆(亦称旗石,右前蹲卧倒在地,浸泡在稻田中)。旗石是显耀其家族人才显赫的标志,是家族有人中了功名才能在祠堂前竖旗石。以此彰显身份,光宗耀宗,昭示世人,激励后代子孙……!
    据永标公九世孙(绫公十八世)罗传福传来的资料显示,(旗石是同治九年所立记有永标公之嫡孙道昇、道冕为国学生,道昊、道景是太学生)。一家四弟兄二进士,二贡员均是钦旨,真是古今罕见,的确光宗耀祖!光绪年间永标公七世孙(绫公十七世)修贤公又是国学生进士!作为同祖共宗的我,此时此刻,对祖公们深居大山,苦心攻读,学富五车,站上当时的最高学府,不得不肃然起敬!
    拜谒祠堂,传金把我们请进其家,堂屋正中挂着金光闪闪的毛泽东主席画像,四方桌上摆上热茶,桌左边坐着一位五官端正,仪表堂堂,身着整洁的中青年,传金介绍说这是我们下园洞村支书,姓罗。村支书自我介绍说,我叫罗岳河,三山五岳的岳,江河的河。我笑曰,名字不错有山有水,必出书香门弟。岳河答道,名字是外公(确是有高深文化之人)取的。岳河在四十二军当过兵  ,任班长带过贵州道真兵。岳河思维敏捷,语言表达能力强,退伍回乡不久就当上村支书。岳河说,我的祖宗也是广东五华的,早有寻根问祖之念,苦于公务缠身,难以成行。我问,你们与永标公后裔吗?他说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我们先来两代,同是广东五华罗姓人来到此地,至少有些相干。岳河接着说,我是个宗亲观念强的人,永标公后裔有困难我尽量帮助,有扯皮事我亲自出面调解……!
    我想到永标公后裔谱序中有"与本境同宗"之词,我好奇地问,你是传金请你来的?岳河说,不是的,我刚才开车去村委会,看见有贵州车,有广东车,还有江西车停在路边,我纳闷起来?这些外地人来偏僻的下圆洞干吗?扶贫帮困的应该是先通知我哇,可能是寻亲来的?我在村委员会呆不多时就赶过来,一看车还在,人些从祠堂出来,我就把车停在路口上来看个究竟。大家边喝茶边聊,我说我们是来寻亲的,我们的根都是五华的,并拿出五华族谱递给岳河书记,并都掏出身份证表明自已。岳河接着说,我家的族谱是我保管,父亲离世前觉得我"靠谱"些,就将此交给我,我抽空时不时拿出翻一下,近几代还清楚,越往上越来越难弄明白,你们去我家帮助我查一下上世源流。并说今晚我请你们在佐安街上吃饭!我想,饭不一定吃,翻族谱查源流倒是可以的。
    岳河的家在佐安镇街口,是一幢宽敞明亮的二层楼房。岳河给大家泡好茶,就拿岀珍藏的族谱。“识谱“高手允辉恭敬三拜后小心翼翼翻起来,我则和岳河"摆起谱"来,如何维修重庆壁山丁家祖墓,二0一九年怎样去五华寻根问祖,今年国庆又如何去广东五华,兴宁拜祖访亲等等,岳河边听边点头,并表示有空一定要去一趟五华和兴宁。
    说话间,允辉高声喊我,叔!岳河们是昭远后裔友明公支,我过去一看,谱资料确实是这样记的,我说我们同属昭远公之后,昨天上午才去拜谒昭远公墓。岳河听说同属昭远公系,心情激动起来,并打电话给在外面办事的妻子,安排我们一定要在佐安吃晚饭,甚情难却,只好客听主安排。已是下午五点半,天色渐暗,离晚饭还有点时间,允辉又翻起谱来。
    允辉可以说得上"嗜谱如命",自从今年六月十二日微信电话认识以来,我两叔侄网上谈谱,网上传谱,从沒离"谱"。特别是十月五号五华双头镇见面以来,眼见耳听,亲人们无不为允辉在寻根问祖,敬祖瞌亲上不怕风雨,不惧冷言,競競业业,任劳任怨的品质称道点赞!
    不一会,允辉又有新发现,他高兴得叫起来说,岳河支是宗贵公后裔,我们赶紧围过去,一页一页翻,一世一世地对接:绫公一德锦一(契进,契保)一契进(宗政,宗福,宗禄,宗富,宗贵)一宗贵一法旺一罗统(勇二郎)一法胜一法用一法亮一思仁一积昌一开先一远传一文辉一国怒一永胜一茂桂一立通一坤山一岳河。
    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兴奋地说道,岳河你属于绫公二十世,我是绫公十八世。我是叔公啊!岳河特别高兴,提起两瓶酒,我们有说有笑向饭店走去。
真是苍天有眼,巧合之中有定数;祖宗显灵,冥冥之中有安排。
    假若我们去下园洞早半小时或晚半小时,错过了岳河去村民委员会的时间?
    再假若岳河是个事不关已,遇事绕着走的人呢?
    又假若岳河不是真心实意的留我们吃晚饭呢?
    岳河啊岳河!我们在巧合的时机见面,感觉一见如故!我们在特别的时刻握手,感到无比的温暖!是我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帝,是我们的真心告慰了祖先!让我们携起手,向前进,为祖国的强大,家族的兴旺,家庭的幸福多一点努力吧!
    席间,宗禄、宗富、宗贵三公子孙几百后在江西遂川县佐安镇相聚,心情特别舒畅!意义非同凡响!大家推杯碰盏,同祝共贺!
    岳河边请大家吃边介绍说,今天晚上的整桌莱都是无公害的,鱼是河里自然生长的,鸡是农户散养的,猪肉是农民用熟饲料喂的,菜是农家肥浇种的……。当时,我高兴得只顾说话,未觉盘中味,经岳河一说,我赶紧拿起筷子挟菜遍偿起来。
    岳河因感冒时间长了,引起上呼吸道感染,时不时的咳嗽几声,其难受样令人心痛,我突然想起治疗咳嗽的古方"三子养亲汤"来,三子即"苏子、来菔子、白芥子"各50克,加点清热润肺和引药上行的中药,屡试效显。我说你找一个中医师开几付煎吃试试看,三天后我问效果如何?岳河说好多了!看着他红光满面,视频好长时间没咳嗽!心里别提多高兴。
    宴毕,岳河送我们去旅馆,我们准备买单,被他拒绝,我们只好领情!
    十月十号晨起,岳河带我们吃罢早歺,并为我们规划好行程,他又去履责村支书。我们三辆车又往永广公徙居地毛公洞进发。左转右绕,上坡下道,行驶近五十公里,导航把我们指引到毛公洞,这里山高林密,坡陡路窄,心想永广公子孙在此如何生存!车行之山垭口停下来,允辉去问一位彭姓村民,问毛公洞有姓罗的吗?答曰:没有!这里只有姓彭,姓张的。姓罗的很多年前迁居到竹坑凹去了。原来如此。我和允辉在垭口相拥合影,作为留念。
    我们又往竹坑凹去。竹坑凹自然条件比毛公洞强得多,这里山青水秀,地势较为平坦,是的!这才是罗氏祖公安居乐业之地哟!据绫公二十一世孙书华介绍,永广公后裔在毛公洞住了好多年,因生存条件差,就移居到竹坑凹。我们在绫公二十世家传的家中,家传、书华等都拿出各自保存的族谱,新谱老谱一齐上,我们自然地献出《五华豫章罗氏族谱》,相互对谱。
    书华中等个头,精明能干,泥水工种样样在行,曾在广东揭阳干了十多年,几年前回家在山塘新建了别墅型的小洋房,现在县境内承包些零星活干,有时候忙得不可开交。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外地工作,一家子小日子还算殷实。书华父亲是文化人,曾教过书,懂风水,在当地和家族中很有威望,同时还热心家族文化传承,在多地寻亲抄谱,家中保留下了不少家谱资料,遗憾的是不久前已离世。书华承接父志,我们几次通视频他都在研究族谱,我们交换资料,交流体会,很是投机,是现代通信为我们提供了方便。
    "对谱"时发现,绫公十世永广公子孙一次次迁居,一次比一次环境优越,更适合人居。山原竹坑凹地势开阔,山环水抱,人杰地灵。可见,他们在遵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丛林法则上是何等艰辛,何等用心,何等智慧!
    谱记: 万凤公支人才济济。
    绫公十二世有达公建屋五大栋,创业有功,学业有成,嘉庆已末年率科恩荣登仕郎邑,尊陈履信旌匾,荣鹰杖国。
    绫公十三世孙荣昌,号锦堂,字云耀公,嘉庆已末年科特拔国学监元。
    绫公十三世孙显昌,号在田,字云龙公,嘉庆戊寅年科恩拔國学监元。
    中午,书华等十多位家人在山塘街上罗家人开的"山塘农家乐"请我们寻亲团吃午饭。歺别,我们正准备离开,书华等叫我们等一下,给我们一人送一包茶叶还末到,亲人们的情义,只能等等。手捧茶叶,寻亲团一行深情藏于心,与竹坑凹的亲人们依依不舍的告别……!
   
    不当之处请赐教!
      

笔者罗正文系昭远二十世、友绅公十九世、绫公十八世孙。原贵州省地方税务局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室主任。
二0二0年十月于贵阳。
电话13984038079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5-2020 www.zhlswhw.net 【罗氏文化网】

主办:罗氏宗亲联谊会 承办:豫章文化研究院 总顾问:罗河胜 

编辑:罗元 … 电话:(0)134 3536 5888(罗元) QQ:251547599

联系地址:中国·广东省河源市旺福路三号天正花园岭南设计院 邮编:517000

粤ICP备17085232号